我要把我的故事告诉大家

勇敢的开始,重新扬起生活的风帆

离婚后,我没有想过再成立家庭,可以说,我对婚姻死了心,我是工作、家庭一肩挑,有时候,感觉心很累很累,我甚至觉得自己其实不适合婚姻。

在一个五一节前,我接到了我的大学同学慧慧的QQ留言和电话,她邀请我去深圳参加她的婚礼,她兴奋的告诉我,她将要结婚了。我知道慧慧在5年前也离婚了,和我一样,带着孩子一起生活。

当我来到慧慧家,我才知道,慧慧的结婚对象是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慧慧告诉我,她是通过一家婚姻中介公司,认识了她的danny,她希望我也走这条路,并且将来参加婚礼的婚介顾问紫介绍给我认识。

慧慧的再婚深深地触动了我,让我重新思考,是呀,我们这种40多岁的离异女人,还带着孩子,意味着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更不奢望再找“白马王子”了,在中国,当40多岁的男人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后,通常喜欢找30岁的甚至更年轻的女性,因此,我们这群特殊群体 “剩”了下来也是很正常的。

自从决定了寻找异国婚姻,我开始从零开始,恶补这方面的知识,我看了很多关于异国婚姻的文章,女主人翁大多是贤惠的中国女性,故事的结局是这些好女人找到了相爱的男士,幸福的生活。我好像看到了一丝希望。紫和我联系,她劝我走国际婚姻,我想为什么我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呢?同时,我明白自己对这方面了解的并不多,英语也还给老师了,希望得到专业的帮助,于是我也成了紫的公司的客户。

紫告诉我,照片非常重要,公司有定点的照相馆,可以保证质量,由于担心照片不合要求,我再次专程来到深圳,在紫的陪同下进行了拍照。从深圳回家后,我就开始了等待,半个月过去了,我打电话问紫情况,紫告诉我,还没有收到男士信件,要我耐心等待。又过了半个月,我再次电话紫,她说具体情况她不太清楚,她是顾问,后续工作由翻译负责。我通过紫找到翻译,翻译说,你别急,我正在为你写信。翻译很年轻,是英语专业的毕业生,还通过了专业八级的考试,应该是不错的。

就这样,每当我打紫的电话询问情况,紫总是回答有了情况会通知我的。以至于好一段时间都不好意思打电话了,就算问了也是白问,因为回答就是搪塞之词,时间过得很快,这期间,还是没有起色。翻译说,和一个男士交流了一段时间,突然人就消失了。紫说,也许我没有网缘。我无语,我开始怀疑自己,也许我没有这个运气,我似乎没有当初的自信了。

我向我的朋友纹倾述了我的烦恼,纹告诉我,有一个人给予了她很多的帮助,也许这个人也可以解答我的问题,就这样,我认识了一个美国网上约会教练(online dating coach),这就是Lin,从偶然的一声问候开始,我们开始交谈,我告诉Lin我的情况和我的困惑,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加入婚介前和加入后,她们给我的承若和态度反差如此之大,甚至我没有固定的交往对象。Lin直率的回答使我深思:首先我用惯有的思维来思考这件事,本身就有问题。说你认为这是一家有名气的公司,你的同学也在这里成功,而且你和你的同学的各方面条件也差不多,所以你也将在这儿牵手一个西方男士。你要知道人家成功了,不一定你就一定成功,每个人是不同的个体。其次,你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到翻译身上,她是一个年轻人,虽然英语专八,也了解一些西方文化,但她毕竟没有国外生活经验,重要的是她的生活阅历和洞察力还不能和你达到一致,你要一个未婚女孩帮你这个离婚女性谈恋爱,本身就错位了,就像要未婚女孩来指导婚姻不是很合适,因为她没有经历过婚姻。

我知道Lin同样经历过我们离异独自带孩子的女性所经历的一切磨难。通过几次交流,我了解到Lin的丈夫Kelly是一个具有德国血统的美国人,他还是一个具有沉稳而敏锐的头脑,有着30年工作经验的销售经理,尤其他深知西方男士的心理,我意识到这是他们的一个独特的优势。Lin告诉我:每天,他们夫妻要探讨客户交流中出现的问题,一个从中国女性的角度上,另一个则站在西方男士的立场,有时候尽管也有争论,共同的事业使他们的感情是越来越好。Lin自信的告诉我,目前,她的会员没有找不到稳定交往对象的情况,她告诉我:“我们要毫无保留地传授我们成功的经验,也要尽100%的努力帮助我们的客户成功,将她们幸福的嫁出去”。她是帮助我们幸福的嫁出去,我感到了她的出自内心的真诚,还有她在不经意中溢出的幸福感,还有那种因为自己幸福了,也希望大家幸福的使命感,我在心里已经认定了Lin,我们有相同的价值理念和追求幸福家庭的期望,在我眼里,她是一个勇敢而智慧的女性, 她的成功绝对不是偶然的。我告诉Lin,你的服务才是我想要的,我想加入你的队伍。Lin从电脑中伸出她的手,她说,她想将我拉过去,她想帮助我,她要帮助好女人。顿时,我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的力量,我也想握着她的手,我感到我正在开始Lin的经历,只是我刚刚开始这段寻找幸福的旅程。

大浪淘沙,我找到的是沙袋

Lin和Kelly开始了对我的服务,这是一种不同的体验,我才是被服务的主体,但不意味着我坐在家里等着他们给我送上一个男人,后来,我也和Lin常常谈论这个话题,如果男女双方没有感情上的相互沟通,我们认为即使给你送上一个男人,也不能保证他会爱上你,这也是通常见面不成功的原因。

由于Kelly的网页制作是根据我个人的特质,他用西方人的眼光和审美观为我量身度做,所以效果非常神奇,在24小时之内,我就收到了第一封信,我们一直都觉得不可思议,仅仅一个星期,我的来信、秋波就已经超过60个了,国内中介告诉我这段时间还是没有人写信给我,说我年龄大了(快50了),不容易找到。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照片还是那些照片,我还是我,在这儿,我却成“香馍馍”了,我感到庆幸,虽然我在紫的公司交了中介费,还在服务期内,但是我们已经相互不再联系了。因为我实在没有时间和她们理论了,而她们也乐得没有人催促,这事不了了之,就算交了学费。虽然我走了些弯路,但是最终找到了可以帮助我的人。

如果早一点遇见刘老师(此时,我已经不自觉的改口不再叫Lin,而是直接称呼为刘老师了),我不仅仅可以节省这些中介费,还不会遭受焦虑、无奈、无助和担忧的心灵折磨。因为成了刘老师的客户,根本无需再找其他中介公司。
好几个似乎不错的男士表现都很积极,我兴奋极了,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回复信件,虽然忙碌着,但也快乐着,我就像一年级的学生,连上网聊天都不会,但一上网就用英语直接和老外聊,现在回过头想想,俺也属于牛人之列。
聊了一段时间,有一个美国人跑的比较快,他的名字叫R,好像在进行跑步比赛,R渐渐地将其他人甩在了后面。我赶紧向刘老师报告,分析我的交往的情况,我们决定,只取大海中的一瓢水。就这样,我和R每天保持联系,哪怕是一封短信,就这样,我们相互了解起来。我这才明白为什么R跑得快,他曾是运动员,现在做教练工作。有一天我和R相见在skype上,已经是晚上11点多钟了,由于是赛季,他和他的同事Ti还没有吃晚饭,Ti一边和我打招呼,他的一只手正在打电话,另一只手上端着一盘食物,他们还没有吃晚餐呢,我感受到他们工作是如此的辛苦。但是即使在这种状态下,R也要和我在一起,而不是先吃饭,先睡觉,我能看得出来,他处于疲劳状态,这让我非常感动。他告诉我自认识我以后,他常常试着吃中餐,他常常为我介绍他的家庭和同事朋友,他有非常可爱的一儿一女,正逢暑假,他带着女儿和他的队员们一起训练,但有一天,在我们约好的时间他没有出现,也没有看到有邮件,刘老师在电话中和我交流,她分析着情况,不断地安慰我,我的一丝丝不安被她感觉到了。

第二天一早,我打开QQ,就看到刘老师的留言,R给我发了邮件了,原来R的球队比赛结束已经是接近凌晨了,他赶紧给我写了封邮件,倒头就睡了。当时我感到,刘老师比我还着急呢。分析女人的不安的原因,是因为在国际婚姻中,尤其是在相互了解阶段,男士是起决定性的主要作用,女人还是比较被动的,男士如果不主动保持联系,那么关系发展就不可能向前,更不用说走到婚姻的方向。

但是,有了固定交往对象,也不能说明他就是你对的那个人,进行沟通的目的就是相互了解,这就是一个双方在不断了解的基础上中相互选择的过程。我和R渐渐熟悉起来,但是,他有一点让我很不舒服,R在聊天时,常常表现出对我的身体很有兴趣,在这个阶段,还在初步了解阶段,我是一个传统的女性,我还不能接受这个,我以为这就是西方文化,我也不知道怎样打断这个话题,我带着困惑向刘老师请教,刘老师决定测试R的真诚度,我们的意见是出奇的一致:如果R是只谈性的,那我们就不要他,我们也不需要在他这儿投入感情或者浪费过多的时间。

我用Kelly告诉我的方法跟R摊牌了,R答应改,结果很快又依旧,R还提出一个见面计划:他和他最好的朋友夫妻在澳洲的一个海岛上和我相见,我们可以一起到大海中畅游,可以到海滩上散步,That sounds good! R虽然接近60了,依然激情四射,一路飞奔,我感觉我是被他拖着走的,踉踉跄跄的站不稳,随时随地要摔倒,这是一种不好的感觉。刘老师说的很干脆:你是在找爱人,如果你不喜欢,我们可以换人,因为毕竟你和他要牵手走进婚姻。在这种情况下,还是Kelly亲自出马,帮我礼貌而有尊严的回答了他,不仅仅没有伤害到他,好像还唤醒了他的绅士风度,以至于后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R还写信、寄来照片和我分享,当然我没有再回信,后来,我将他删除了,因为我的心很小,容不下多余的人。

通过R,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我学会和西方男人进行初步交流,刘老师戏称他是我的沙袋。我记得我们小时候有一个故事,大概意思是有一个人,他很饿,一口气吃了7个面包,当他吃完第7个面包时,感到已经吃饱了,顿时很懊恼,早知道第7个面包可以吃饱,就不用吃前面的6个面包了。事实上,前面的6个是积累,就如同R,我非常感谢我的沙袋,给了我学习和练习的机会。

我再次开始大浪淘沙了,我想为了我以后的幸福,我现在再苦再累都值得,况且现在有了刘老师的指引,我不再是盲目的行动,我们有一个刘老师的客户QQ群,有一群姐妹在帮助我,我们常常相互鼓励,每每想到这里,我心里充满了感恩,所以,当我游到了岸上,我希望我回头帮助像我一样的敢于挑战命运的姐妹们。有一天,一张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照片里,一个大约50多岁的男人抱举着天使般的小女孩儿,我感到惊奇,还有抱着孩子来谈恋爱的,感到这个男人爱家庭,爱孩子,我敢肯定这是一个好男人。我因此多看了2眼,还仔细阅读了这个男士的资料,他是一个工程师,信奉基督教,是我喜欢的那个菜。但是我看到他希望找驻地方园50英里的女性,心里不免有些失望,可惜机会不属于我呀,谁知,第二天,我收到了一个迷人的秋波,呵呵,是我的菜菜送给额的,原来额也是他的主食,当然这是一个笑话。无论如何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他为我介绍他的情况,他叫乔,慢慢的我们的信件越来越长,乔也希望了解我更多,我感到了乔的真实,我也告诉乔,我希望找到一个好男人,他不仅仅是我的生活伴侣,重要的是他和我的心、我的灵魂是相关联的。刘老师和Kelly总是和我保持着密切联系,逐步的,我也随着教练的指引,变得内心非常strong,这使我变得快乐、自信,我不需要担心他随时会消失,也不需要无端的揣摩他的想法,更不会担心他是骗子,刘老师后来告诉我,我们在那个阶段训练你的心理辅导花的时间和精力比修改信件更多。随着我们的一步步的深入,我惊喜的看到这个过程就是一个正常的恋爱过程,网上恋爱同样要经过相识、相知。我们在相互了解6个月后,乔安排了一次度假,飞来中国,因为他想来看看我。当乔步出浦东机场,我们紧紧相拥,终于可以亲手摸摸他的胡子了,而不再是视屏中,后来,乔告诉我,当他看见我,就感觉我就是他想象中的样子。因为我们交流的每一天,自始至终都是我们自己,感情也是一天天的积累,我们认为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就这样一步一步朝着婚姻的目标,逐步提升我们的感情。我曾问他:你原先希望找到离你住地很近的女士,后来明知我在中国,远隔千山万水,但还是没有放弃我,为什么?乔回答我,当他发现并了解了我,他不愿意再像以前一个人孤独的生活,他想克服所有的困难在一起。现在我和乔已经结婚,那个吸引我的眼睛的照片上的小女孩是我们的孙女,我们一家在美国幸福的生活。刘老师曾说,她和Kelly要帮助我们这些好女人幸福的嫁出来,她做到了。通常人们将结婚视为成功,她关心的却是你结婚后是不是真正的得到幸福。所以当我加入她的队伍,她就一直强调的是双方交流的感情基础,就像修建高楼大厦,只有基础牢固了,楼层就可以抗震,抗压,甚至抗扭,安全系数自然就高了。她使我们明白中西方文化和思维方式的异同,教会我们好的语言表达,尽管我们的英语不好。她付出的是耐心和爱心,正是因为有了刘老师和Kelly的辛勤耕耘,我来到美国很快适应了新的家庭,并将适应美国社会。我戏称刘老师为牛老师。当我走过了这些不平坦的路,我深深认识到其实相互交往、见面、结婚只是过程,真实和幸福的婚姻找对人是一个起点,努力的学习和经营才是婚姻保鲜的良药,幸福只有起点,没有终点。我和乔每一天都在感情的树下辛勤的浇灌,每一天,我们对彼此都有新的认识, 追求幸福的女人永远都要为之付出努力。我也不再认为运气可以主导自己的命运。当你去寻找就有很大的可能寻找到你想要的,但你不去尝试,就永远只能羡慕别人的成功,最后落得孤独一生,顾影自怜的光景。幸福是属于愿意学习并且勇于挑战的女性。

——小妹Viki与众姐妹共享

教练感言:

这是一个在国内有良好的职位和生活的中年女士。同样,她在美国的国际婚姻的家庭生活在很多人的眼中也是非常令人羡慕的。她的丈夫是家族企业的领头人,充满活力事业成功。同时也是一个好丈夫和好继父,提供给她和孩子衣食无忧的生活。住着宽大的的别墅,家里经常有美味的烧烤Party,丈夫每周带她去自己的工厂巡视一番。本来她可以悠闲地过着这样的太太生活,没有压力,什么都不用担心。时不时去网上晒晒自己的幸福,从别人的羡慕里获得肤浅的满足。

但是,她却是一个能够让自己沉下来,努力学习并乐意帮助别人的好女人。记得我曾经对她说:等你成功了,千万不要忘记那些还在路上跋涉的人。她们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昨天,回过头去,拉她们一把。现在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在履行自己的承诺。耶和华是洞察人心的,神会祝福这样的家庭,我相信他们的幸福会像美酒一样醇厚绵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