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初相识

圣人孔子说: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四十二年的时光,弹指一挥间.

闲暇时,一杯清茶,凝神静听,往事萦绕耳边,浮现眼前……

21年前,刚刚跨出大学校门的我,青涩,单纯怀着驾航远游的志向.不顾父母的竭力反对,与初恋的大学同学结婚,远嫁湖南,燕子衔泥般筑起了一个小家.可惜这段让外人羡慕的婚姻终究没有熬过7年之痒,97年的盛夏,经历了一场极为艰难的诉讼,我们离婚了.家,顷刻间土崩瓦解,个中酸楚滋味只有当事人自己体会.离婚后,有多长多坎坷的路在前面等我?我不知道,离婚对心灵的伤害却是铭刻一生的.从此孤身一人,带着孩子在异乡打拼,充实的工作和可爱的孩子成为我全部的精神寄托和快乐源泉.先后辗转了湖南,广州,一路艰辛,2003年回到老家四川成都.这段旅程,我收获了儿子茁壮成长的喜悦,也收获了很多珍贵的友谊,唯独没有收获一段真诚的感情,原因和大多数的离异带孩子的年轻妈妈一样,古老的文化和现实的社会环境交叉,让我们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剩女,我们只能独自挑起生活的重担.另一方面,作为一个能够独立养活自己的和孩子.并且固守着自己的精神家园的职业律师,也不会轻易放低自己的自尊和原则去屈就某个没有质量的婚姻.

时间就这样地流逝 ,我们母子相依,享受着简单而自由的生活.我曾经一度很满足这样的状况,并把这个美丽舒适的城市定为人生的终点站.

直到有一天,看到儿子跨入大学的校门,我才猛然意识到他已经长大了,他终将离开我飞向自己独立的世界,而我,似乎也该有自己的生活.感谢儿子的成长,成为我寻找归宿的原动力.可是世界之大,我的Mr. Right在哪里?心动不如行动,我从不相信天下会掉下来馅饼,怀着坚定而又带点悲壮的憧憬,我踏上了征途.就像一个小学生,每天抽出一些时间来查阅大量的婚姻资讯,恶补十几年来拉下的的课程.还满怀希望加入国内很多的婚恋网站和中介机构,由于部分机构的不诚实和唯利是图,让我失望就成了必然.正在迷茫时刻,我无意中读到网上一篇名叫<女人四十才洋嫁>文章,写的是有那么一群勇敢的单身的中年女性走出国门,在大洋彼岸找到了真正的幸福.,收获着别样的人生.

这是上帝为剩女们打开的另外一扇窗?我原来从来不曾想过的另外一条路?可是我热爱中国,这里有我熟悉的语言和文化,亲人,朋友.....中国是我的根,但是在国内找老公又确实是难,难,难…….现实是好老师,引导我去探险.给自己打打气,壮壮胆,如果失败, 权当作一次语言和文化的学习机会.查询了一家又一家做国际婚姻服务的机构,比较了又比较,凭直觉深圳的一家公司还不错,那是2007年9月,该公司的VIP会员刚刚开通,我果断地汇款加入了这家公司,朋友们都很惊讶我胆子大,不怕被骗,我倒是愿意相信世界上好人还是占多数的.开始的阶段,遇到不少人和我联系,这个过程其实就是耐心和毅力的大考验,每天不同的面孔在你面前走马灯似的晃动,你不知道哪一个将会是你的真命天子,坚定的信心是必要的前提,,其次就是坚持坚持再坚持,没有别的捷径可走.认真对待每一个和我联系的人,让对方感觉真实的自己,还不能一厢情愿地大动真情,如果你不怕受到伤害的话,因为他离你万里之遥,随时都可能消失,你无从去找他.这样的拿捏还真的是不容易的功课,半年过去了,我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和希望的洗礼中成长.

2008年2月末的一天,像往常一样打开邮箱,眼前出现一封来自美国的信,写信人叫Kelly(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公),信写得很平常,就是简单的问候,他看到我的资料登载在在美国本土的婚恋网站上面觉得好奇,他没有来过中国,也一点不了解中国.他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在美国找老公?我告诉因为他中国男人很难接受单身的带孩子的女人,他们普遍喜欢年轻漂亮的未婚女孩子.我们就这样开始了普通朋友般的交流,隔几天写一次信,我了解到他在Dallas一家很大的家具公司做销售经理已经15年了,管理35个雇员,和全世界的人都打交道,所以他的思想是开放的,很容易接纳和尊重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他曾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前妻是一个很自我的美国女人,维持婚姻的主要理由是需要老公的收入付她的账单.离婚后,他单身了14年,把年迈的父母从养老院接来和他一起住,每天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难以想象一个单身男人的生活重心是照顾年迈的父母,原来我认为只有中国人才会讲亲情和孝道,没有想到美国人中同样有大孝子,让我倍感惊讶,也开了眼界.我们开始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包括家庭,朋友,每天做什么事情,怎样处理问题等等.有一天,无意中我告诉他我在义务做一个国际诉讼的案子,这个案子没有收入,在抗战时,日本飞机无差别轰炸重庆和成都,造成无数的平民伤亡,房屋毁损,给中国百姓带来深重的物质和精神的伤害,几十年过去了,日本组织了一个律师团义务帮助中国的受害者在东京诉讼,需要我们中国律师参与搜集整理成都地区受害者的资料,配合日本律师在东京的立案和开庭.这个案子涉及的受害人很多,大多数年老体弱,整个官司可能要持续10几年,这是非常艰苦的工作,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为自己的民族和同胞做点事情是荣幸的,尽管我不富有,但是我很乐意去做.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无意中极大的触动了他心灵深处最柔软的部分,从那一天开始,他去公司上班时看着他的同事们傻笑,别人问他,他就说他恋爱了.从此我们的关系翻开了新的一页,他希望能够来中国见我,问我什么时候是合适的……..我随口就答6月份,没有想到他非常严肃认真,果断地决定放下手里的工作,计划6月份来中国(他的岗位需要3个人来顶替),我们在视频中见面,(后来他告诉我,我的照片显得过于年轻,担心我是不是一个年老的胖大叔).我们用雅虎通聊天,因为他不会中文,我不得不每天用英文打字,他也成了我的免费英文老师,丢掉了多年的英语就这样慢慢捡起来了,随着交往的深入,他的心也飞到了中国,在网上订好宾馆和6月23日到的中国机票.

我们每天都在数着日子,盼望见面的时间.5月12日下午2点多钟,我们正在网上聊天,楼房突然剧烈摇晃,当反应过来是地震发生时,我顾不上关掉电脑,.穿着拖鞋就冲出家,从14楼飞奔到1楼只用了几分钟,真正是动如脱兔!Kelly也不知道遥远的四川发生了什么,他只是以为我很忙才来不及和他说再见的,当他妈妈在美国看到四川大地震的新闻时告诉他,他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聊天突然中断了.焦急万分的他紧张得整晚睡不着觉,同时打开2台电脑再也没有关过,连吃饭都守在电脑面前, 盼望我的出现,给我不停地发电子邮件,祈祷上帝保佑我们平安.他还打电话到我远在云南的同学那里去问消息,直到我再次出现在视频里,这时的他已经2天没有睡觉了,看到他熬得通红通红的眼睛,疲惫不堪的神情,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我百感交集,多少年来,一个带着孩子走南闯北,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对温情脉脉也麻木了.现在,远在大洋彼岸的一个和自己语言文化迥异的人,在大自然的灾难面前,那么真心真意地关心我们母子的安危,把我们当成他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 所谓的患难见真情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由于地震的发生,我担心Kelly来成都不安全,也不想给他的家人带来担忧,建议他延迟行期,没想到他很固执己见,表示除非是美国政府阻止他来中国,否则谁也不能动摇他按时来成都的决心,因为地震,我们的心靠得更近了,他多么想早点早点飞到中国,见到我和儿子,在他心目中,我们母子俩就是他最亲近的人,每天都在倒计时还有多少小时多少分钟可以和我们见面,后来我们来到美国,看到公公婆婆的状况,才深刻体会当时他作出去中国的决定,是多么的不容易!他父母80来岁了,年老体弱,完全离不开他,假如他要离开一个星期,就需要提前用一个月的时间为他们准备,比如,他父母每天要吃四次药和食物补充剂,每天不同,每餐不同,他就把这几十种令人眼花缭乱的不同的片剂配好,放在每个小瓶子里,每个小瓶子还得注明是哪一天,是早餐,午餐还是晚餐,最后放在一个大托盘里,以便他到中国后2个老人可以自己取用,………当时的我哪里知道因为他的离开,必须克服这么大的困难!这也是为什么在以后我们的婚姻生活中,每当有误解或者是摩擦产生的时候,只要我想到当年他是在什么境况下去中国的,心里自然就会平静下来,去包容和理解他,我们交往中的点点滴滴值得我珍惜一生,不忍心去伤害.婚姻的地基打牢了.房子就会经得住风吹雨打和日晒雨淋.

祸兮,福之所伏.5.12大地震,让我见证了他的真诚善良就像是水晶一样的心,他的果断,勇敢和毅力,让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男子汉气场从大洋彼岸飘来,温暖和包围着我,我想像他的肩膀应该是很宽和坚实的,为我遮风挡雨,他的大手也应该是很有力的,可以牵着我穿过人生的坎坎坷坷.这种感觉从那个时候一直持续到今天,再也没有改变过.在这里我想向和我境况相似的姐妹们说一句:其实世界上距离最遥远的不是大洋,不是语言,也不是文化,而是心与心的距离!如果心不在一起,就算是每天早夕相处对,也会形同陌路,毫不相干.

这正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