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往美利坚

成都见面,我和Kelly达成共识,确认对方为伴侣,决定要携手共度人生.但是要跨越大洋的阻隔,跨越语言和文化的障碍,真正地成为一家人,前面还有一条艰苦的路等着我们.

考虑到在中国有我的亲人朋友,有我熟悉的语言和文化环境,一份好的职业和收入,这一切会使我难以割舍.鉴于此,Kelly想放弃自己在美国的一切来中国和我们团聚.并瞒着我开始着手联系在中国的美国公司.我深为感动,也体会到美国文化对伴侣的尊重和自我牺牲精神,他从不要求我为了他舍弃自我,而是首先想到牺牲他自己的自我来保存我的自我,舍弃他自己的自我,面对他的义无反顾,我再次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经过了4个月的慎重思考,我最终选择了婚姻和家庭,表示愿意和他在美国结婚和生活.,共同建设我们美好的家庭. 关于我的儿子何去何从,Kelly再次表现出了他良好的绅士风度.他认为孩子已经18岁了,尽管我们都很爱他,他内心也很希望儿子能够一起去美国和他团聚,尽管如此,我们必须尊重孩子作为独立的个人意愿.结果是儿子选择了和我一起去美国,赞成票3票,尘埃落定后,我们每天盼望的是早日在美利坚团聚.

选择的过程是艰难的,做出选择后的心情是明朗而轻松的.这就犹如在肚子里自然孕育一个生命,辛苦的十月怀胎,终于听到他呱呱坠地的哭声,很让人振奋的!在我做出决定的第二天,Kelly异常幸福,马上就在美国聘请了移民律师,我们踏上了签证的旅程.

lin8个多月的签证准备,手续繁琐而漫长.Kelly在这个阶段表现出来了极强的能力,他准备的资料严谨而细致,全部一次获得通过!当我们的资料送达到广州领事馆后,Kelly三次以美国公民的身份给领事馆写信,表达自己的意愿,希望早日安排我们的见面.大使馆总是及时给他回复,从这个时候始,美国政府就在我心中留下了亲切的好印象:体现在对本国公民充满人性关怀,不打官腔,一切按照正当合法的程序办,无需找关系走后门,只要是真正的感情和婚姻都会得到尊重和保护.但是他们是非常拒绝弄虚作假,这将被永远拒之门外,我很喜欢这个,这也可能也是我对美国我没有心理距离的原因,人类的普世价值是相通的..

记得2009年7月夏日的清晨5点,Kelly从大洋彼岸打来电话叫醒我们,母子俩早早就来到广州领事馆门前,只见那里已经是排了一条长龙.我看到在领事馆工作的中国人员对自己的同胞呼来喝去,态度不是很友好,顿感莫名的悲哀.当真正面对签证官时,心情反倒平静轻松下来.当天负责面签我们的是一个年轻的白人男子,我按照Kelly的教我的:回答问题前,首先从从窗口递给签证官我未婚夫写给他的小提示(那上面的内容是:我的未婚妻英文有限,请用中文和她交谈),他认真看了看,然后亲切地对我说:”不用担心,我可以用中文和你交谈”很快我对这个年轻的签证官产生了好感,我知道我们接下来的交流会是顺畅并且愉快的!这个自信首先来自于对我自己和我们的感情的真实性,其次我相信眼前这位受过专门训练的移民专家的慧眼能够看到我的内心,,和我们克服一切困难的决心和意志. 在这样的心里驱使下,我和儿子一点也不紧张,潜意识可能还把他当成了老朋友,兴致来了就自由发挥了一番,主动向他展示我手上的订婚戒指,告诉他是未婚夫寄过来,委托儿子给我戴上的,我为此很自豪!(后来想当时的我脸上应该是有神采飞扬的!).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签证官当时略带惊讶的神情,然后大声笑着说:very nice!这那里是在面对紧张和严肃的签证,这倒是有点像像是朋友聊天在聊天,我在分享我所有的异国感情经历,做这件事情,我很快乐!接下来我们顺理成章地获得了签证.每次当我回忆起这一幕,事实上对那位年轻的白人签证官而言,当时的我和儿子我们只不过是他每天工作中面对的千千万万的移民美国的中国人潮中的一滴水,早已蒸发了.但是对我而言,他那天的亲切和风度已经深深铭刻在我的人生旅程里.感谢他的慧眼识别,友好地为我们打开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大门!上帝保佑他和他的家人平安幸福!并希望他继续用他的智慧为真诚的中国女士们打开美国的大门,和她们的爱人幸福团聚!

2009年10月23日下午4点,告别了生我养我的父母亲人,告别了朋友,告别了生活了四十多年的祖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我们母子终于登上了飞往美国西雅图的飞机.在起飞的那一刻,我不得已关上不停发告别信的手机.真正的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曾经辗转不少的城市,经历过不少的离别,这次才尝到真正的远离故土的滋味!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我熟悉的祖国?什么时候才能再见我的父母亲人?但是我知道,无论走到世界的什么角落,这里都将是我永远的牵挂!两眼尽情地饱览将窗外的景色,是想把这最后的离别留在我记忆中珍贵的一页,在心里默默地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再见了,我的中国!我的亲人,我的朋友们!

从北京飞往西雅图,Kell为我们母子选择的是南方航空公司的班机,在机舱这个小环境里,大部分是中国人,熟悉的面孔和语言使我们暂时还没有远离故土的感知.飞机在太平洋上空飞行十几个小时后,我们抵达了西雅图.这是我们第一次踏上美国的土地上,一种莫名的新奇感袭来,飞机还没有降落,我就目不转睛地往下看,窗外是蒙蒙的细雨,平添一份浪漫和温馨.只见机场内穿雨衣在搬运东西的工人走来走去,大街上宁静而有序行驶的车辆,这就是真实的美国吗?我未来的新生活将会在这个整洁而宁静的国家度过吗?

从西雅图转机到Dallas,就开始感到真的是离开中国了.整个机舱内除了我和儿子两个中国面孔,其余的都是是说英文的黑人和白人.让我好奇的是在这架飞机上只有2名空姐提供服务(,严格地讲她们应该算是空嫂,年龄大约都在50岁左右).但是她们动作很麻利,彬彬有礼地在旅行自己的职责.其中有一个非常感动我的细节,我去机舱内上洗手间,由于英文不是很好,就花了一些时间在洗手间里弄清那些英文标示,因此在里面呆的时间就比较长一些,这时就听到外面一个男性的机乘人员敲门问到:Are you okay?语气里充满关心,原来他注意到我是亚洲面孔,进去的时间长了没有出来,是担心我在里面出什么事情.这是我在美国第一天感受到的来自素不相识的人的关心,也是我真切感受到这个可爱而又伟大的国家带给我的温暖.这种感受一直持续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经过了3个半小时的飞行,飞机抵达Dallas上空.时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九点多钟了.从机窗往下看,万家灯火映入眼帘,一望无际,整个就是一副活脱脱的辽阔的天上的街市!这副绚烂的画太震撼我了,有时候只要我闭上眼睛,它就会再次跳到我脑子里,给我带来强烈的视觉回忆!我在这天上的街市里搜寻那一盏属于我的灯.

从Dallas机场出来,儿子眼尖,一眼就看见Kelly和妹妹Rhonda.Rhonda是专门开她的van帮哥哥来接我们的.Kelly手里照样拿着一束鲜艳的红玫瑰,穿着粉红色的衬衣向我张开他温暖的怀抱,再次看到他熟悉的亲切笑容,和我未来的小姑来了一个熊抱.此时我明白,远隔重洋的长久的思念对于我们来说从此成为了历史.小姑开着车,我们在夜晚的Dallas行驶,街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也几乎没有什么声音,宁静得让人怀疑这座美国排名第9的大城市根本就是农村.机场离家不远,很快,我们就看到一栋四面围绕着灌木丛和草坪的独立庭院,简朴而又雅致.这时,听见小姑叫了一句home!立刻唤醒了我沉睡了多年家的感觉,这浪漫的秋夜,这散发清香的草坪,这灌木丛围绕的庭院,就是我憧憬过盼望过无数次的家!Kelly走在前面,随手推开没有防盗栏杆,而且还没有上锁的落地玻璃门,一股温馨而又让人感到熟悉和安全的气氛扑面而来,精巧的客厅,漂亮的厨房窗帘,整洁的卧室……我的家!公公婆婆的房门是关着的,两个老人等不及我们的到来,已经睡下了.

那一刻,我知道,我和儿子真的是到家了!